首页 >>

日本核电再曝丑闻:一名“德高望重”的退休老人 居然行贿3亿日

自福岛核事故之后,日本政府对遍布全国核电站的态度就从"能源自主的中枢"转变成了"不求无功,但求无过":从2013年至今,日本为全国核电站的安全投入费用已经从9982亿日元一路攀升到超过4.5万亿日元(约合3000亿人民币)。

但持续的安全投入不但没有从根源上杜绝核事故,也阻止不了核电、核工业的从业人员进一步"变质":近日日本关西电力核能部门就爆发了贿赂丑闻,总额居然超过3亿日元!

图为关西电力的福井高滨核电站,近年来该电站的小规模事故也处频发状态。

具体来说,此次出事的核能部门属于"福井高滨核电站"分野,收受的大量金钱、购物券、乃至于金条都来自于一名"德高望重"的退休老人森山荣治之手。

而在给出大笔金钱摆出"金元攻势"之后,森山荣治也就从关西电力处得到了核电站建设计划、招标细节等不公开信息。

随后,森山荣治就会把这些消息再"转卖"给和他关系匪浅的当地建设企业,继而达到盈利的目的。

图为遍布4座核电站的福井湾区,其安全性始终受到日本民众的强烈质疑。

换句话说,在推杯换盏的交易当中,关西电力的福井高滨核电站建设工程就成了"交易对象",而不是从安全、造价和用料等角度进行公开招标……

当然,如果福井高滨核电站一直安然无事,那事情倒也就罢了;但问题在于,从福井高滨核电站落成的这二十多年来,建设方面的安全事故就一直没有中断,即便是福岛核事故之后也依旧如此。

图为救护车齐聚的福井高滨核电站大门。

自2014年后,日本决定在所有核电站部署"反恐对策设施"——这套包括第二启动室、应急发电机和抽水泵在内的设备实质上不是单纯为了反恐,而是在总结出福岛第一核电站灾难后交出的"答卷"。

但就在建设所谓"反恐对策设施"的过程中,日本关西电力福井高滨核电站的事故就一直未曾中断:不仅有工人被飞来的钢梁撞击致重伤,更有匪夷所思的"通风不足缺氧"事故。

而在事故之外,福井高滨核电站的"反恐对策设施"工期还在不断拖延:从预定的2020年初到2022年中,日本政府已经多次对工期拖延发出"明确警告",但最后都不了了之。

图为密布6座核电站的"核电站银座",80公里范围内包括琵琶湖和京都市。

而更令人毛骨悚然的,还在后头:自金元风波爆发之后,日本关西电力公司只做出了"对丑闻道歉"的表态,至于丑闻其中谁受害,谁担责则一概不提。

面对日本媒体的追问,关西电力公司的董事长更直接抛出了一句惊世骇俗的回答"因为担忧核电事业受影响,所以不敢拒绝森山荣治"。

事已至此,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已故的森山荣治背后还有更大黑幕,但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图为坐落于断层带上的福井高滨核电站,如今的它已是名副其实的"定时炸弹"。

但沉默并不单纯代表沉默。连年的高额核电安全投入不仅不能转化成"高枕无忧",更进了某些人的"私囊",这明显不是日本民众能够接受的结果——从关西电力事件之后,日本民众对核能、核电乃至日本核工业体系的不信任只会进一步加深……到头来砸中自己脚的石头,将其高高举起的也还是日本人,说是"贪小便宜吃大亏"那是一点都不为过。

文章来源:警方通报 李心草

标签:澳大利亚发生山火,奥尼尔,王思聪现身理发店,章子怡聚餐衣遮小腹,高架事故法人被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