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狼居胥是汉族最高的军功,除了霍去病,看看还有哪些人做到了?

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封狼居胥,勒石燕然”被认为是汉族最高的军功,同时也是汉族军人的最高荣誉。

狼居胥,即今蒙古国境内的肯特山,据《汉书·霍去病传》记载,最早实现“封狼居胥,勒石燕然”的是西汉大将霍去病,而在中国历史上,也只有这下面这几人建立了“封狼居胥,勒石燕然”的历史功勋。

霍去病(前140-前117) , 河东郡平阳县(今山西临汾西南)人,西汉时期的杰出军事家,大司马骠骑将军。

霍去病好骑射,用兵善于长途奔袭,他多次率汉军深入敌境与匈奴交战,在他的带领下,匈奴人被汉军杀得节节败退,霍去病除了为大汉帝国开疆拓土,解除了来自匈奴人的威胁之外,同时也开启了中国历史上“封狼居胥,勒石燕然”的先河。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为了彻底消灭匈奴主力,汉武帝发起了规模空前的“漠北大战”。

此战中,霍去病深入漠北草原,在遭遇匈奴主力左贤王部时,斩敌七万多人,俘虏匈奴王三人,以及将军相国当户都尉八十三人。随后霍去病一路追杀,挥军至狼居胥山,霍去病率大军于狼居胥山举行了祭天地的典礼——祭天封礼,又于姑衍山举行祭地禅礼,以此来扬大汉之国威,并将此地正式划为大汉国土。封狼居胥之后,霍去病继续率军深入追击匈奴,兵锋直至瀚海(今俄罗斯贝加尔湖),经此一役,“匈奴远遁,漠南无王庭”。从此,霍去病和他的“封狼居胥,勒石燕然”,成为中国历代军人的最高荣誉和追求。

窦宪(?—92年),东汉时期的权臣名将。

永元元年(公元89)六月,窦宪、耿秉以汉军精锐及投降汉朝的南匈奴、羌胡,分三路出师,围歼北匈奴军主力于稽落山,歼名王以下 1.3万人,北匈奴降者20余万众,单于北遁。后北单于复设庭帐于金微山(今阿尔泰山),窦宪率汉军出居延塞(今内蒙古额济纳旗东南)5000余里,再次大破北单于军,歼敌5000余,俘获无数,北单于被迫开始向欧洲迁徙。据《后汉书》卷二十三〈窦融列传·窦宪〉记载“东汉窦宪破北匈奴,登燕然山,刻石记功”。

2017年7月27日至8月1日,中国内蒙古大学蒙古学研究中心与蒙古国成吉思汗大学合作实地踏察,解读东汉永元元年(公元89年)国舅窦宪率大军大破北匈奴后所立摩崖石刻。经过认真辩识,初步确认此刻石即着名的班固所书《封燕然山铭》。

封燕然山铭:(东汉)班固

惟永元元年秋七月,有汉元舅曰车骑将军窦宪,寅亮圣明,登翼王室,纳于大麓,维清缉熙。乃与执金吾耿秉,述职巡御。理兵于朔方。鹰扬之校,螭虎之士,爰该六师,暨南单于、东胡乌桓、西戎氐羌,侯王君长之群,骁骑三万。元戎轻武,长毂四分,云辎蔽路,万有三千余乘。勒以八阵,莅以威神,玄甲耀目,朱旗绛天。遂陵高阙,下鸡鹿,经碛卤,绝大漠,斩温禺以衅鼓,血尸逐以染锷。然后四校横徂,星流彗扫,萧条万里,野无遗寇。于是域灭区殚,反旆而旋,考传验图,穷览其山川。遂逾涿邪,跨安侯,乘燕然,蹑冒顿之区落,焚老上之龙庭。上以摅高、文之宿愤,光祖宗之玄灵;下以安固后嗣,恢拓境宇,振大汉之天声。兹所谓一劳而久逸,暂费而永宁者也,乃遂封山刊石,昭铭盛德。其辞曰:

铄王师兮征荒裔,剿凶虐兮截海外。夐其邈兮亘地界,封神丘兮建隆嵑,熙帝载兮振万世!

蓝玉(?―1393年),定远(今属安徽定远县)人 ,常遇春的妻弟,明朝开国将领。

洪武五年(1372年),在朱元璋的第二次北征蒙古之战中,蓝玉为先锋官,开始先出雁门关,在野马川(今克鲁伦河,位于今中蒙边境)大败元军名将扩廓帖木儿。不久又于捕鱼儿海之战中大破北元而名震天下,官拜大将军,封凉国公。

洪武二十一年,明太祖拜蓝玉为大将军,率师15万北征蒙古。

大军出大宁,进至庆州,蓝玉探知元军主力在捕鱼儿海,便抄近路星夜挥军捕鱼儿海(今贝加尔湖),蓝玉命王弼为前锋,率骑兵迅速逼近敌营,对于明军的行动,元军毫无察觉。王弼率军突然冲至敌营前,元军大惊,仓促迎战,元军太尉蛮子等人被斩杀,其余部众皆降,仅元主与太子天保奴等数十骑逃走。蓝玉又派精锐骑兵追击,后又追获吴王朵儿只及代王达里麻及平章以下官属三千人、男女七万七千余人,以及宝玺、符敕、金银印信等物品,马、驼、牛、羊十五万余头,并焚毁元军甲仗蓄积无数。捷报奏传至京,朱元璋大喜,赐诏奖励慰劳蓝玉,并将他比作卫青、李靖。

明成祖朱棣(1360年5月2日-1424年8月12日)

大明帝国的第三位皇帝,1402年-1424年在位,年号永乐,故后人称其为永乐大帝。朱棣1402年在南京登基,改元永乐,1421年迁都北京,1424年8月12日去世,葬于长陵,庙号为成祖。 朱棣在位期间国力强盛,史称“永乐盛世”,他曾五次亲征蒙古,收复安南,并于东北设奴儿干都司,在西北置哈密卫,在西南置大古刺、底马撒、底兀刺等宣慰司。朱棣在五次亲征蒙古的战争中,追击蒙古败军至狼居胥山下,杀青牛白马祭告天地,然后勒石燕然凯旋还朝,因此,朱棣是历史上唯一一位“封狼居胥,勒石燕然”的帝王。

“凡明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中国历史上的几次“封狼居胥,勒石燕然”,不仅仅影响了中国历史,也推动了欧洲的历史进程。

窦宪在将北匈奴主力被彻底歼灭后,至于其残部的去向,《后汉书》中说是“不知所终”。而英国历史学家爱德华·吉本在其所着的《罗马帝国衰亡史》中确定,当时“这些从获胜的敌人面前逃跑的匈奴人”,采取了“转而向西方进军”的战略。他们先是长途奔袭到欧洲的黑海和多瑙河一带,接着又继续向西侵袭,直到兵临罗马城下,最终导致了这个古老帝国“在这个‘蛮族’的强大军事压力下”,一朝覆亡。

匈奴王阿提拉

换句话说就是,匈奴人在被窦宪打残后,一直逃到了南俄罗斯大草原。他们从此在也不敢返回东方,却把满腔的怒火,发向了当时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罗马帝国。让人意想不到是,这货居然把强大的罗马帝国给打成了“植物人”,并在欧洲建立了庞大的匈奴帝国,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东方不亮西方亮”吧!

文章来源:青春中国

标签:换脸已不算事儿,19号台风,日本台风致33人死,cba直播,秋季也要穿的吊带